我要投稿 | 记者团队 | QQ群
品牌厂商
文化
麦儿黄,麦儿黄……
作者:张波  来源:齐鲁冶金网  日期:2019/6/27  点击次数:12998

                                   文 莱钢检修中心 张波

  清晨被布谷鸟的声音吵醒,身旁儿子还在熟睡中。起身揉了揉睡眼,往外望去,布谷鸟在枝头跳了几下,消失在天空中。听见熟悉的声音,思绪不由地被拉到二十多年前的麦田,搁浅在心底的记忆闸门被打开,一幕幕麦收图像如潮水般涌来。
  芒种前后,麦收季节。小时候,我的学校会放“麦收”假。麦子是农民的基本保障,由于经济不发达,收小麦全靠人力和镰刀。布谷鸟飞来,休息一年的镰刀被父亲磨的锃光瓦亮,一垄一垄的麦秆被整齐地堆放在地上。麦收季,正是骄阳似火、热浪冲天的时节。趁着天未亮、地面有露水的凉爽时间,父亲就会叫哥哥和我起床。因为天没放明,乡亲不小心割了邻居麦地的笑话依然记忆尤深。我和哥哥年纪小,干的最多的就是等父亲把麦秆一摞摞地捆起来后,我们用绳子把麦捆扛在肩上,运往地头的麦场。正午阳光照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麦田,金黄小麦随暖风起了波浪,空气中弥漫着乳香般的麦香。弱小的身躯的我,无暇欣赏这精致的美景,只盼着耳边响起“冰棍 雪糕”的声响。父亲看着我们累了,有时买送到地头的冰棍。冰凉扎嘴的吃在嘴里,身上的酸痛顿时烟消云散。
  就这样跟着父亲采用人割、车拉、肩扛的方式收麦,直到离家十几里地外读初中,收小麦已使用拖拉机头带动的半自动收割机。几亩地,很快就能割完。可惜机器太少,必须提前排队。割麦不再如往年般劳累,但把麦秆运往麦场,还是很费劲。远的田地,父亲带着我们用地排车拉,一层一层地把收割好的小麦,堆成小山似的麦垛。距麦场近的,还是用绳子一捆。我和哥哥为此比赛,一人扛一垄,每次都是他赢。为此,没少向父亲告状。远处响起“雪糕 可乐”的叫卖声,还是叫嚷、撒娇着让父亲买。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找个由头,到地头的树荫下歇会。忙碌的麦收季,必须趁着天好收完,农人们心里才踏实。有一年,突然刮起了狂风。为把收割后的小麦收集起来,全家像是挂上了飞火轮在麦田里奔跑。雨水很快而至,父亲望着被雨淋的麦田,嘴里嘟囔着不该先去忙别的。
  岁月就在一年又一年的麦儿黄季中度过。高中时,没有了“麦收”假,父亲也买了农用三轮车,联合收割机开始普及,父母因为收麦也不会再向往年似的忙碌。天不亮起床收麦的人群不见了,碾麦场消失了,只有布谷鸟伴随着轰鸣的机器声响,一阵阵飞过空旷的麦田。
  “咕咕 咕咕”,窗外又响起布谷鸟声,扰乱了我的记忆。又到麦黄季,去年老家租出去的地到期了,腰上有伤的父亲不顾全家反对,倔强地种上了小麦。他说,政策好了,不收公粮了,收割机帮着收,国家还给种麦的钱。前几日,帮我接送孩子上学的母亲对我说,她要回老家收麦。我还反对,担心她腰椎骨折手术没有恢复好。想起了父亲的话,让我有了回老家收麦的冲动。我和母亲说,我陪你一起回。正在旁边玩耍的儿子听见了,也嚷嚷着要一起回去。他说,回老家就不用上幼儿园啦。他实在不知我小时候,是宁愿待在学校也不愿回家收麦的。


上一篇: “学习强国”扬起我学习的风帆 上一篇: 盛夏听雨
齐鲁冶金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07336号-1 服务邮箱:qlyjw6811@163.com
技术支持:济南谷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