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记者团队 | QQ群
品牌厂商
文化
儿时田野里的美味
作者:高谦  来源:齐鲁冶金网  日期:2019/4/26  点击次数:9991
高谦
     我的童年,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在鲁中地区的偏僻农村度过的。那时候贫乏的物质生活并不能束缚我们乐天的个性以及对自由和快乐的追寻,特别是田野里的美味穿透泛黄的时光,把我的记忆再一次拉回到那一片洁净的天空......
吃茅针
  儿时,在农村广阔的田野里经常见到叫做茅针的野草,它生命力极强,几乎在哪里都可以任意生长。在我们那里,茅针也叫茅草、白茅草、茅草根等。所谓的茅针实为茅草初生叶芽后处于花苞时期的花穗,即谷荻。
  记得初春时期的田野天朗气清阳光和煦到处绿油油的。我与小朋友们一道,每天放学后如同欢快的小鸟,蹦蹦跳跳唱着不知名的歌儿,在田野里放飞自己的心情。玩累了,便在河边或者田埂上的茅草地里,弯着腰寻找着茅针,找到一根后便说着叫着把它轻轻地拔了出来,迫不及待地剥开两层薄薄的绿色包衣,看到里面是长长的白色絮状物,便急匆匆地放到嘴里咀嚼着,吃起来软软的绵绵的还带着股甜甜的味道,那可是我们在初春时节吃到的第一道美味呢!当然,有眼尖手快的小伙伴每次都会拔上一口袋,在第二天上学路上或放学回家时,一边炫耀着谁抽的茅针多,一边剥食茅针,一路笑语一路满足。有时候,我与小伙伴们从家中带来铁锨,顺着茅草到地下去挖。挖上来的茅根草带着泥土,在清水里洗净后,露出白白的根,一节一节的。拿起一根,放嘴里嚼着,如同甘蔗一样脆生生的甜,这是我们儿时最爱的美味。听家里老人说,茅根具有清热解毒的作用,挖来晾晒储存下来,如果谁感冒咳嗽了,取几根剪成段,放到水里煮,有很好的效果。
  如今,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已经很难品出茅针那淡淡的甜味了。不过对于我来讲,却是童年里最纯真的记忆罢!
  挖山蒜
  山蒜,也有人叫它小蒜、野蒜、山韭菜,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在长相上确实有点象家中栽的大蒜一样。
  记得儿时在春夏之交, 天真活泼的我时常与村子里的小朋友们到田野里挖山蒜。由于山蒜的蒜头长在潮湿的土壤里,在地下十几公分深的地方。所以采山蒜时,可先揪住山蒜的茎轻轻往上提,若是能将山蒜头带出,那就省事了;若无法拔出蒜头,那就用小铲子往土里轻轻一挖,就可见山蒜嫩白的蒜头。挖起来,手里和空气中几乎都是清香味,它比家里种的蒜味淡而且叶子嫩,有时候放在嘴里咀嚼一下,感受到山蒜的蒜头不象家中大蒜那么辣,里边也分不出蒜瓣,一层层的嫩皮,脆脆的,口感不错,只是稍有点外味儿。但是这东西也不能吃多了,因为吃多了胃会觉得不舒服。采回的山蒜交给母亲,由她摘干净后用清水浸泡清洗,剁碎后稍微加一点作料,便可直接食用。不过勤劳的母亲总是把它放在一个小罐子里腌制起来,一般两天后吃,味道会更浓一些,当然这也是我们最喜欢的就菜了。有时,母亲也会留下一些新鲜的山蒜,给我们炒鸡蛋用或用它与鸡蛋、木耳等混在一起,包山蒜水饺,那可是我们期待已久的美食呢!
  听家中的大伯讲,山蒜不仅可以食用,而且它还是一种中药材,具有温中去积,散瘀止痛功效;对血瘀、痈肿、跌打损伤,以及食滞饱胀等病症都具有一定的疗效。正因为如此,儿时的我对挖山蒜的热情一直不减,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熟悉的味道从未走远,我想只能在记忆中去寻找罢……
  
   摘桑葚
   我的家乡在鲁中地区的一个偏僻农村,一望无际的平原,为桑树的生长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
  儿时,我清楚记得,在故乡东坡的路边,种着两棵桑树,就是能结桑葚的那种桑树,一棵结的是黒桑葚,一棵结的是白桑葚。当白色、黑色的桑葚被阳光涂满鲜艳的胭脂,再经过清风细雨的滋润,紫红诱人的桑葚夹在绿叶间很是抢眼,也最容易勾起人们的欲望。这不一到桑葚成熟的时节,我就和小伙伴们成群结队早早地来到树下,如同灵巧的猴子三下五除二便爬到树上开始采摘桑葚,经常是“树上待一天,作业补一晚”。在树叉上站稳后悠闲地吃着桑葚,接着如同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交流着一天的收获、快乐与烦恼。不过,一不留神会在桑树上看见毛毛虫、天牛之类的昆虫,很是倒人胃口。尤其可恶的是每当碰到草花蛇甚至有毒的蝮蛇,常常令我们毛骨悚然心惊肉跳。但尽管如此,也无法消除我们对桑葚的渴望,无法阻挡我们奔向桑树采摘桑葚的脚步。有时候,我也会利用周日的时间,与同学刘刚、晋城等一道来到树下,偷偷观察那些隐藏在桑叶下的果子,哪个最大最亮,哪个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便是我们嘴里的甜蜜美味,不一会儿,张张小嘴就会变成如戏剧里涂着油彩的青衣。有时候,我们玩心骤起,趁对方不注意,就会用满是桑葚汁水的小手猛地往刘刚、晋城脸上一抹,把双方弄成个大花脸,于是你来我往地轮番攻占对方的身上脸上,顷刻间,桑树林中留下了一片嬉闹声与欢笑声。
  尔后因为老家建设水库的缘故,给我美好回忆的大桑树也被砍伐了,周围的环境也慢慢发生了变化,那两棵又高又大的桑树终究成为了我的回忆。自然那诱人的桑葚,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也就成了一种永远也吃不厌的美味。
   
   甘甜的野葡萄
   儿时,在农村出生的我们,虽然见不了大世面,但却是在纯天然的天地里成长着,尽管贫穷与落后,却又享尽了大自然无穷的馈赠,其中那甘甜的野葡萄印象最为深刻,至今回味悠长。
   野葡萄,其实就是龙葵,很多地方称之为野茄秧、山茄枣、山葡萄等,它作为茄科一年生植物,它喜欢生长在田边,荒地及村庄附近。叶子与花与辣椒相似,夏季开白色小花,球形浆果,成熟后为黑紫色。盛夏时节,每当我们放学后,常常成群结队去田野游玩,自然也总爱到红薯地、黄豆地里寻找龙葵果,由于它们常常是连着片儿生长。一棵棵像是结满了小小紫珍珠的葡萄非常诱人。于是不管是谁先找到,总要喊上同伴们一块来分享。赶紧一粒一粒摘下来,放在掌心里,等积到一小堆,一起填入嘴里,那满口甜润丝丝清爽,直沁心肺。有时候,我们遇到一棵熟的差不多的龙葵,也会连根拔下,专门捡黑紫的龙葵吃,剩下的放在透风处让它自然成熟。不过,以后听大人们讲,说龙葵是一种有着小毒的植物,果实里面含有龙葵碱的缘故。如果过量食用,有可能引起中毒,导致头痛、腹痛、呕吐、腹泻甚至精神错乱乃至昏迷,说得确实非常吓人。
  正因为如此,以后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即使找到龙葵,也确实吃的少了,但是作为儿时的美味,至今依然让我梦莹神绕终生难忘!

上一篇: “脑洞大开”,这个可以有! 上一篇: 平平淡淡才是真
齐鲁冶金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07336号-1 服务邮箱:qlyjw6811@163.com
技术支持:济南谷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